四季度我国进口大豆会面临供应短缺风险?双期权策略正当时

2020-05-20

自3月下旬以来,巴西大豆在内忧外患中保持较高的对华装运速度,也使得我国5-6月进口大豆到港创同期高位已成定局,月均千万吨到港量预期,引导国内豆粕现货市场对于尚未实质体现的供应压力打足预期。上半年中国从巴西进口了天量大豆,巴西大豆库存降至四年来新低的背景下,中国加工厂商今年下半年的采购重心则伴随着首阶贸易协议的履行,而逐渐转向美豆市场,如果中美摩擦升级,则第四季度中国可能面临大豆短缺的风险,那么有可能会改变我国豆粕近弱远强之格局,当然在政治、经济及天气因素皆面临不确定的背景下,我国豆粕期权双向入市保护策略,也许是较好的选择。5月19日(星期二)CBOT大豆收盘下跌。因市场等待中国新的购买意向迹象。美国农业部周二表示,种植玉米或大豆等农作物的美国农户将根据其2019年产量的一半或截至1月15日手中的供应量获得新冠肺炎疫情援助。

1、5月迄今我国豆粕现货持续大幅下跌,提前打足近月供应压力预期

进入5月中旬,国内豆粕现货市场进一步下跌,截至5月19日,全国主流地区豆粕现货价格较4月底跌幅集中达到250-350元/吨,较3月底的年内高点下跌幅度高达550-700元/吨,而较春节前则位于30-50元/吨的波动幅度,较去年同期大部分偏低50-100元/吨;5-7月进口大豆庞大到港压力,使得市场对于后续价格及基差看法并不乐观,贸易商尤其杀价加快出货。上周起山东、华东地区已全面进入负基差状态,华北地区将在本周迎来负基差时代。


2、多数地区油厂开机率回升,豆粕库存从历史极低水平持续增长

随着多数地区油厂开机率的进一步回升,周边豆粕供应逐渐宽松,而渠道在达到基本库存之后多以随用随买为主,也使得油厂豆粕库存上升较快。根据汇易大数据统计显示,截至5月15日的第20周,国内主流油厂豆粕库存总量37.01万吨,环比增幅达到20.41%,为连续第三周增长,较16周创下的15.49万吨历史极值库存增幅已然达到138.92%,但仍位于近年来偏低区间。虽然目前尚不是各地油厂库存压力最大时间阶段,但市场对于未来库存压力的悲观预期已提前打足。


另外要关注库存转化的时间点,目前市场对于基差观点存在分歧。随着油厂开机增加,上游希望超卖,而下游头寸相对饱和,不看好近月基差又不愿当前价位接货;值得关注的是,6月中旬之后,如果实质性库存压力凸显,上游可能憋库减产,而下游又可能会面临安全库存偏低。

3、进口大豆供应压力考验市场,基差暴跌加剧终端新成交观望

供应压力将逐渐考验市场,下游渠道在达到基本安全库存后多以即用即买为主,截至5月19日的10个工作日里,主流油厂豆粕总成交量为83.73万吨,环比4月同期174.17万吨下降90.44万吨,或降幅51.92%。下游执行合同和新成交疲软,以及油厂整体开工节奏恢复使得豆粕供应逐渐宽松,拖累豆粕基差连续暴跌,更加剧终端市场观望情绪。市场目前担忧的则是,届时国内油粕需求能否支撑起如此巨大的大豆到港量。


根据贸易商统计数据,我国5-6月月均1100万吨进口大豆总计到港基本已成共识,7月预估到港量980万吨也为同期较高水平。但巴西疫情发展及巴拉那河历史性低水位使得5月下旬及之后南美装出仍具较大不确定性,7月预估是否下调仍具变数,关注后续是否新增美豆采购以及各主产国的实际装出情况。目前巴西新作的报价寥寥无几,据悉巴西农民售粮意愿有所降低。

总体而言,进入5月以来,我国进口大豆到港预期持续兑现,油厂开机节奏持续恢复、终端执行合同叠加新成交疲软,共同拖累国内豆粕现货价格加速回调,但现阶段仍不是国内大豆加工企业实质性供应压力最大化阶段,业内还应注意到,部分进口大豆是储备进口而非商业进口,这意味着后期国内油厂的大豆库存压力会否如期显现,让我们拭目以待。此外有关中美贸易关系的进一步动态我们也会加以跟踪关注。近期,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大选临近及本土疫情持续扩散背景下,再抛中美脱钩论,使得国际市场气氛再度紧张,但双方团队的大方向仍为落实第一阶段协议而努力,而新冠疫情则使得中国履行中美第一阶段协议的任务更加艰巨,市场猜测中国厂商对于美豆采购或集中于秋季新作。所以针对近阶段采购策略,下游饲料厂商库存偏大可买看跌期权,库存偏低则可买入看涨期权,近阶段市场下有中美摩擦重启的风险支撑,上有巴西大豆巨量到港压力,双向入市保护策略也许是较好的选择。

来源:JCI


阅读 3
分享
写下你的评论吧